• 新聞分類

    聯系我們

    • 梅州市國興茶業有限公司
    • 地址:梅州市江南梅江四路 新中城11號
    • 電話:0753-2256652;0753-2244878
    • 傳真:
    • 郵箱:
    • 網址:http://www.rockingeels.com/
    您現在的位置:網站首頁 > 新聞中心 > 企業新聞 >

    福建武夷山“大紅袍”三問

    發布時間:2014-11-15 15:03:19
    福建質量新聞網訊:武夷山市度假區大王峰路上林立的茶葉專賣店。近幾年來,大紅袍品牌越來越響亮,茶葉專賣店也在全國各地遍地開花。
     
      近年來,武夷山“大紅袍”產業化之路越走越快,銷售價格也連創新高,從幾十元到幾萬元一公斤不等。圍繞著“大紅袍”的疑問一個個出現:“大紅袍”被游資盯上了?“大紅袍”價格存在嚴重泡沫?“大紅袍”會成為下一個普洱茶?危機重重,“大紅袍”將來怎么辦?……帶著這些疑問,記者日前來到武夷山尋找答案。
     
      一問:是正常提價還是泡沫?
     
      走在武夷山市的大街小巷,滿目盡是茶葉專賣店。雖然店面風格各異,但是無一例外都在賣“大紅袍”。
     
      名聲越來越響亮的“大紅袍”,引起各路“高手”的競逐。“這兩年,做房地產的、做旅游的……只要有點閑錢,都紛紛來做茶了。”武夷山茶葉同業公會會長劉國英說。
     
      社會關注“大紅袍”,本是“大紅袍”的幸事。然而,隨著“大紅袍”產業的快速發展,一些關心“大紅袍”命運的人,也看到了它背后巨大的隱憂。
     
      近三年來,隨著“大紅袍”市場不斷擴大,大量資金涌入武夷山茶產業,原本穩定的茶青價格連年上漲,帶動“大紅袍”價格上浮,不斷引發外界對“大紅袍”泡沫化的擔憂。
     
     
      “最近幾年,‘大紅袍’的銷售價格確實在以年均15%至30%的幅度增長。”武夷山市副市長江書華說。但在武夷山,業界并不認為“大紅袍”價格存在泡沫。
     
      與“‘大紅袍’售價動輒上萬元一斤”的外界傳聞相比,武夷山市茶業界對“大紅袍”有著自己的定位。“每斤從三五百元到三五千元,都能在市場上找到。”江書華說,這是很健康的價位。
     
      令人意外的是,對“萬元售價”說法嗤之以鼻的,不是消費者,而是武夷山的茶業界人士。“幾萬元一斤的‘大紅袍’可遇不可求,哪來那么多極品茶?”武夷星茶葉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劉益寧說。
     
      據了解,5年前,武夷星曾制作過一款20萬元一公斤的“大紅袍”,但是全年產量也只有5公斤。該公司表示,這種檔次的茶通常采自武夷山茶界倍加推崇的“三坑兩線”區域內產的茶青,或是一些罕見的百年老茶樹。茶葉從采摘到制作,均由在武夷山享有盛譽的老茶師們純手工完成。
     
      制作一款好的“大紅袍”,堪稱制造一款藝術品。在武夷山,素有“看青做茶、看天做茶”的說法。一款好茶的出爐,除了茶青原料要好,做茶師傅更需豐富的經驗,茶青的老嫩,空氣濕度的高低,決定著搖青的力度和時間長短,搖青的成功與否,又直接影響茶葉的品質和口感,這一切,只能由茶師根據經驗來把握。一桶品質絕佳的茶青,遲采摘一個時辰,多翻炒一遍,原本價值萬金的茶葉也有可能就變得一文不值。因此,即便是在武夷山市,萬元一斤的茶葉也不多見。
     
      武夷山香江茶業有限公司董事長陳榮茂表示,公司生產的最高檔“大紅袍”售價3.8萬元1公斤,全年總共制作85公斤,相比較一年生產8.5萬公斤茶的總量,比例極低。“這些茶基本上被分散在各個專賣店當‘看家茶’了。”所謂“看家茶”,等同于鎮店之寶,放在專賣店內,擺擺樣子,顯示檔次,不是熟客,有錢也難買到。
     
      在武夷山,三五百元到一兩千元一斤的茶葉依然最受游客歡迎。“在我們公司,從一百元到十萬元的茶都有,但是主打產品普通消費者都能買得起,我不認為武夷山的茶葉存在泡沫。”武夷星茶葉有限公司董事長何一心說。
     
      市場火暴,產量有限,被認為是“大紅袍”最近幾年價格持續上揚的主因。
     
      據了解,2006年,武夷山全市只有茶企200余家,但是如今,在工商注冊的茶企已經超過了1000家。此外,武夷山市茶園面積只有12.4萬畝,年產精茶6600噸。
     
      近三年的茶青價格變化似乎也印證了上述觀點。武夷山市星村鎮茶農曹道告訴記者,今年武夷山的茶青普遍每公斤售價20至80元,比去年翻了好幾番。一些好的茶青每公斤甚至賣到了280元。“大紅袍”不出名的時候,幾毛錢一斤的茶青也曾賣過。
     
      在業界看來,高價茶青只是一時的現象,在茶青價格嚴重背離其價值之后,市場這只看不見的“手”自然要發揮其調整的作用,這個效果,或許明年就會出現。
     
     
      “今年盲目收購高價茶青的企業,絕大部分在虧本。”武夷山市茶葉流通大戶、北巖茶廠負責人吳宗燕說。
     
      雖然茶青價格上漲過快給企業帶來了困難,但也不全是壞事,因為,在這波漲價潮中,得到實惠最多的就是武夷山萬千茶農。曹道等茶農就發現,這兩年,每到采茶的季節,總有一波一波陌生面孔拎著現金直接進村搶購茶青。
     
      相比瘋漲的茶青價格,“大紅袍”的銷售價漲幅顯得更小。劉益寧表示,今年茶青價格漲得太離譜了,但茶葉價格不能跟著亂漲,因為要維系老客戶,企業只能壓縮利潤空間。
     
      二問:會不會成為下一個普洱茶?
     
      讓武夷山茶農茶企荷包漸鼓的“大紅袍”,就像一塊巨大的磁鐵,引來了各方資本的競逐。
     
      “逐利是商人的本性,連續三年,武夷山的茶企業都以年均300多家的數字增長。”劉國英說。
     
      洶涌而至的資本,不由讓人想起“炒作”這個詞。伴隨著“至尊、皇家、萬元”等刺激感十足的詞眼頻頻出現,再聯系到瘋狂漲價的茶青、連續數年“一路高歌”的售價,聯想自然而至:“大紅袍”會不會成為下一個普洱茶?
     
      “‘大紅袍’不會走普洱茶的老路。”無論是江書華還是劉國英,都如此斷言。
     
      炒作一個商品,途徑只能是控制資源、生產和銷售三個環節或其中某一項。記者調查發現,武夷山一些成功的茶企業通常都有自己的茶山,同時與茶農結成了較為穩固的“公司+農戶”生產模式。隨著“大紅袍”銷量日增,企業生產的茶青自己都不夠用,沒人舍得放下自己的生意,將原料賣給別人。
     
      此外,“大紅袍”產能十分分散,就算是武夷山最大的茶企,其產量也只占全市茶葉生產總量的10%左右。稍大的茶企都有自己的專賣店,“炒家”想從生產和銷售環節進行壟斷,難度更大。
     
      “普洱茶存放越久越值錢,‘大紅袍’什么說法都沒有,怎么炒?”劉國英表示,“大紅袍”名頭雖響,畢竟還是日常消費品,鑒于“大紅袍”目前的漲勢,升值空間的確有,可也得當心,在茶葉的外包裝上,保質期寫得明明白白:3到5年。
     
      有人認為,“大紅袍”之所以給人留下炒作的印象,只是其產業化快速發展之后留給人們的假象。不少人看到“大紅袍”的光明“錢景”后,急不可待地擠進來。
     
      殊不知,賣茶的準入門檻說低也低,說高也高……說其門檻低,是因為誰有錢,都可以注冊企業,沒茶山、不辦茶廠,生意照做;說其門檻高,是因為有關“大紅袍”的講究太多,品茶、看茶、做茶,無一不需要技術和經驗。
     
      在武夷山,一些經驗老到的茶師,只需端起茶杯輕輕地啜上一口,就能說出這泡茶葉產自武夷山哪個地方……類似的門道,數不勝數。
     
      “有的企業太浮躁了。沒有茶山,一到茶青上市的時候,就拼命搶購。普通的茶青也可能被他們高價收購,市場一下就搞亂了;還有的企業整天想著推出上萬元一斤的‘大紅袍’,消費者也不是傻子,哪有這么多好茶?”吳宗燕覺得,如果有人執意這么干下去,遲早要遭到市場淘汰。
     
      “不過,‘大紅袍’肯定不會成為下一個普洱茶。”在預言上述企業的命運后,吳宗燕也表明了自己對“大紅袍”的信心。
     
      三問:“大紅袍”未來之路何在?
     
      “外界關注‘大紅袍’,未必不是一件好事。”江書華認為,圍繞“大紅袍”產生種種猜疑,是因為其產業化快速發展,外界無法正確認識“大紅袍”的前景。如果辯證地看待問題,冷靜分析應對,有利于“大紅袍”在這撲朔迷離的亂象中尋找到未來的方向。
     
      愛護“大紅袍”的人,已經形成了一個共識:質量,是大紅袍最好的“護身符”。
     
      一個產業要長久發展,不是靠炒作就能發展起來。何一心認為,武夷山茶企應當共同行動起來,維護好“大紅袍”品牌。“武夷星年內將投入5000萬元,引進先進茶葉制作、檢測設備,引進技術人才,大力繁育優良品種,發展有機茶,打造消費者信得過的‘大紅袍’。”何一心說。
     
      “‘大紅袍’品牌最近幾年響徹大江南北,做茶的企業也越來越多,這考驗著政府的管理能力。”武夷山市仙人栽茶業有限公司副董事長、總工程師黃意生告訴記者,現在的“大紅袍”頗似清末光緒年間的武夷紅茶。武夷紅茶曾經風靡歐洲,一度是英國皇家飲品,歐洲人曾以喝武夷紅茶為時尚,當時仿冒武夷紅茶的現象十分猖獗,因為缺乏有效的應對措施,僅僅10多年后,武夷紅茶就一落千丈,不復當年風光,F在,外界仿冒“大紅袍”也越來越多,再也不能走武夷紅茶的老路了。
     
      泡沫化和炒作的風波已經給武夷山敲響了警鐘。“武夷山今后除了繼續加大‘大紅袍’的品牌宣傳力度之外,還要通過各種宣傳手段,教會消費者正確認識原產地標志,同時加大監管力度,保護原產地標志,確保‘大紅袍’品牌的權威性與純潔性。”江書華說,外界資本大量進入武夷山茶產業,對政府部門而言,既是挑戰,也是機遇。如果做好了企業規范管理,最大限度發揮企業的營銷公關能力,“大紅袍”會再次迎來新的發展。
     
      江書華表示,當前武夷山共有茶園面積12.4萬畝,為了確保武夷山生態環境不受破壞,武夷山市政府已經出臺多種措施限制茶山開發。在資源有限的條件下,“大紅袍”產能已經接近極限。對于武夷山市政府和廣大茶企而言,利用“大紅袍”的品牌知名度,加大茶產業鏈的延伸力度,不斷引進高科技,開發茶飲料等,培育物流、包裝等第三產業,這才是“大紅袍”未來的發展方向。
     
      “目前,我們已經引進了一家高科技企業,這家企業建成后,將從‘大紅袍’中提取茶多酚,將來消費者只要買一小包調料,用水泡一泡,就可以喝上正宗的‘大紅袍’了。”江書華說。
     
     
      “‘大紅袍’品牌最近幾年響徹大江南北,做茶的企業也越來越多,這考驗著政府的管理能力。”武夷山市仙人栽茶業有限公司副董事長、總工程師黃意生告訴記者,現在的“大紅袍”頗似清末光緒年間的武夷紅茶。武夷紅茶曾經風靡歐洲,一度是英國皇家飲品,歐洲人曾以喝武夷紅茶為時尚,當時仿冒武夷紅茶的現象十分猖獗,因為缺乏有效的應對措施,僅僅10多年后,武夷紅茶就一落千丈,不復當年風光,F在,外界仿冒“大紅袍”也越來越多,再也不能走武夷紅茶的老路了。
     
      泡沫化和炒作的風波已經給武夷山敲響了警鐘。“武夷山今后除了繼續加大‘大紅袍’的品牌宣傳力度之外,還要通過各種宣傳手段,教會消費者正確認識原產地標志,同時加大監管力度,保護原產地標志,確保‘大紅袍’品牌的權威性與純潔性。”江書華說,外界資本大量進入武夷山茶產業,對政府部門而言,既是挑戰,也是機遇。如果做好了企業規范管理,最大限度發揮企業的營銷公關能力,“大紅袍”會再次迎來新的發展。
     
      江書華表示,當前武夷山共有茶園面積12.4萬畝,為了確保武夷山生態環境不受破壞,武夷山市政府已經出臺多種措施限制茶山開發。在資源有限的條件下,“大紅袍”產能已經接近極限。對于武夷山市政府和廣大茶企而言,利用“大紅袍”的品牌知名度,加大茶產業鏈的延伸力度,不斷引進高科技,開發茶飲料等,培育物流、包裝等第三產業,這才是“大紅袍”未來的發展方向。
     
      “目前,我們已經引進了一家高科技企業,這家企業建成后,將從‘大紅袍’中提取茶多酚,將來消費者只要買一小包調料,用水泡一泡,就可以喝上正宗的‘大紅袍’了。”江書華說。
    美女视频黄的全免费视频网站